养老服务热线

13593895989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养老资讯 > >

李子柒或保险知识训练营:养老计划|正午话题002

文章来源:未知 时间:2019-12-23

 

  我们收到的信里,有各种年龄段朋友的回答,各种计划,有的十分具体,有的十分感性,有的特别笃定,有的略带焦虑,都很真诚很动人,也很有启发。为表敬意,正午的老年人也派出代表66参与了一把,跟大家分享。

  1、冰凉得像我那永不可饶恕的私心

  我今年二十四岁,所以老的滋味尚未尝透,变老的经验却似乎已有一些。十几岁的时候是很难设想三十几岁的,就像在炎夏无法想象冬日的羽绒服,但过着过着也就自然而然厚袄在身了。时间倒没有对我粗暴推搡,渗透的进行时态却一直都在延续编织。二十刚出头的时候交际圈尚满是同龄人,然后生活会随机在身边埋布一些三字头人士:“唉,你居然三十了,真看不出来。”谈吐间实质的区别几乎是没有,相貌打扮的分辨也似是而非。慢慢这些三字头人士在生活里越来越多,哦,然后我也就快要三十了。似乎也不再恐慌,像水滴入海。跨入三十,另一些四字头人士又会渐渐从人浪里浮现面孔,从他们的面孔里再勾画自己,于是又一个轮回开始。人们是如何长大的,各中的故事千姿百态;人们是如何变老的,其间的程序大致如此吧。

  老了会怎样,怎样都是要面对那同一个终局。前段时间妈妈告诉奶奶查出了老年痴呆症,病兆不可逆。其实我丝毫不惊讶,我清楚我的奶奶身体底子很好,应该到最后要面对的只是无计可施的衰老而已。我拉过她的手一字一顿地问及琐事,她玩起我的围巾穗子,答非所问地大睁着灰蒙蒙的眼睛,九十多年“像在雾里一般过去”。癌症,脑溢血,心梗……我有点庆幸命运这场点兵点将点中了老年痴呆。我记得外公癌症临终那段日子,那是我生命里最漫长的一段熬日头,那么多的不舍,那么多的留恋,那么多的无可奈何,熬得煎心。可是奶奶不一样,她矇昧的神色仿佛在说:“是我先忘记你的哦,拜拜!拜拜!”好吧,我宁愿让她先说再见当赢家。

  对于外公,我还有更多悔意。山田洋次的《弟弟》里我始终记得那一幕,弟弟临终时姐姐彻夜守在他床榻,为防其轻生把弟弟的手和自己的手用线绳拴在一起。这个场景我是亲历过,挂着呼吸机的外公下意识一直要摆手扯掉自己的呼吸面罩,晚上我在他身边一直拉着他的手。和电影不同的是,我把他的小臂用束缚带拴在了冰凉的病床栏杆上,冰凉得像我那永不可饶恕的私心。电影看到那一幕时我哭得很伤心,哭我那总是在渴望抓住别人的自私,哭我自私的手段都不能做得稍稍再得体一点。

  关于我自己的最后终局我能说什么呢,可能到时只有一句话要叮嘱身边人:“不要把我气管割开了。真的算了。”我也希望自己也不要哭了,再读一读龙应台的《目送》,把“不要追”三个字罚抄十次吧。

  2、我的养老计划像一只无头苍蝇一样嗡嗡乱叫

  在正午看文章时见到这个话题的征文,关于我的父母以及公婆,我与老公会在老人身边送至终老。而关于我的养老问题,有种三十年前的某个上午坐在教室,因为疏于学业看着阳光洒在卷子上每个清晰的字迹而产生的恐慌。而我要面对这个现实问题已经没有30年的准备时间了。

  70后的我,在养老的观念上像极了蝙蝠,既没有我父母传统思想养儿防老,也没有西方观念孩子18岁就撒手社会,老了皮夹克一穿骑个哈雷洒脱的像个逆子。觉得两种想法都有道理又不干脆站在一个观点上不动摇。年轻时赶上计划生育所以领着一个蹒跚学步的娃眼见他比我高,长喉结去他乡求学,而我鬓角斑白,多少钱的面膜也没阻止皮肤的松弛,所以有些未来的事确实该理理思路了。

荆州养老 版权所有 Copyright©2017 www.0716yl.cn All Rights Reserved

地址:荆州 江陵县 沿河南路10 联系方式 :18062509765